六靖镇论坛,清湾论坛,石窝论坛,清湾镇,石窝镇,北流六靖,广西六靖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征集六靖清湾石窝各村各队年例日期 3周年庆典大王洲烧烤 - 2周年庆典阳朔游 六靖商家店铺信息六靖各村各队姓氏

2012第二届年会照片 - 2.26松山湖烟雨游 2013年第三届年初四年会照片 | QQ群集合 2011春节聚会pp4.10水濂山公园郊游pp

2011中秋凤凰山聚会pp2011元旦虎门聚会照片 发帖教程一路走来的家乡论坛征集家乡方言 “铜鼓之王”出源地-六靖大亚湾之旅 - 戏龙舟水PP

查看: 660|回复: 0

[原创] 《木老虎》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6 12: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六靖清湾石窝网。

注册会员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

x
文交所开业那天,唐队去了,没有剪彩,只是参加了酒席,寥哥给唐队准备了一套邮票,据说特别珍贵,唐队拒绝了。


那几天,我格外的风光。


寥哥拉着我,挨着介绍给他的朋友:懂懂,我的偶像!


唐队喊我参加周末俱乐部骑行,基本是海南骑行的原班人马,大家AA请我吃的饭,每人A了8块钱,这是一群已退休或准退休的老干部,是不是有些抠?

唐队说:“董呀,场合上的话,不能全信,懂不?”


我说:“我懂,大家都是客套话,我不会轻飘飘的,听到的赞美声够多了,早就有免疫力了。”


青阿姨说:“其实,我们是心疼你。”


我说:“您放心好了,我又不是三岁两岁的孩子,有数。”


我心想,咋心疼我呢?我好好的,正在飞黄腾达的路上,你心疼个啥劲?何况你们压根就不懂我,你们知道我是个写文章的,可你们知道我有多少粉丝吗?你们知道我一呼百应吗?你们知道我走到任何一个城市都有粉丝出来接驾吗?


你们不知道,也体会不到!


没有感同身受的前提下,你们给的建议咋可能准确呢?


寥哥骗我?


我又不是没脑子……


何况他骗我啥?我又没钱!


互联网这圈人,每个人拿了一个代理,但是都很虚伪,除了我,貌似他们都没有推广,只有我在摇旗呐喊,我心想,你们咋拿了别人的礼物不感恩呢?至少也要配合着吆喝几声吧?!他们没有!


因为刚开盘的缘故,交易量特别小。


我推广了几次,很少有人开户,多数人是持观望态度。


我让媳妇开了一个户,投了4000块钱。


寥哥给我打电话,让我买抗日战争纪念邮票,上午买了,下午就涨了5%,太爽了。


我问:“寥哥,多少钱可以拉动?”


寥哥说:“现在盘子小,五万就能拉动一支邮票。”


我问:“怎么增加盘子活力呢?越没有活力,别人越不买。”


寥哥说:“虚拟买卖,就是创建一批账号,他们内部之间自由买卖,资金虽然有来往,但是整体为0,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问:“会不会有监督单位查?”


寥哥说:“这是电子盘的潜规则,包括证券公司也是这么玩。”


开业那天,也许是太忙的缘故,寥哥没有提去工商办理股份变更的事,我也没有提,因为我压根就没想要,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咋好意思再伸手呢?


寥哥的意思是让我成立山东分公司,在济南设立办事处,给我的头衔是副董事长,这些是口头协议……


我问:“怎么才能让大家来开户呢?”


寥哥说:“你要让读者觉得这是你的电子盘,而且你要有意无意地推荐一些走势,要让他们赚到钱,至少前期要赚到。”


我说:“我不懂呀!”


寥哥说:“我会告诉你大体走势的,另外你要让媳妇也炒,并且要她天天晒收益图,懂不?”


我说:“明白。”


寥哥说:“你招聘几个员工,把办公室装修得豪华一点,公司可以出钱。”


我问:“员工的工资,是谁出呢?”


寥哥说:“公司这边出。”


我问:“我要不要在济南注册公司呢?”


寥哥说:“不需要。”


我明白了,就是我在济南装修一套门面房,给读者的感觉是我自己做了一个文交所,让大家感觉跟着我有肉吃,纷纷在这里面捞金,同时我释放一些信号,暗示一些价格走势,让读者赚到钱,这些钱是赚的其他散户的。


一想,好事,多赢!


会不会有风险呢?


考虑过,但是又一想,多虑了,公司所有手续是合法的,有发改委备案的,并且由工商银行做资金担保对接的,所有读者是跟公司签的协议,不是跟我,我就是郭美美,说白了,就是自己安了个头衔而已,只是个业务员。


没有合作合同?


不需要,我跟寥哥这关系,还用得着合同嘛?!


我有个师兄,叫黎仕禹,十大股神之一,我们俩怎么认识的?我们的编辑老师是同一个人,我们俩成名是被同一个人运营出来的,王晨霞是第一个,黎仕禹是第二个,我是第三个,我们的编辑老师有个特点:只打造新人。


因为这层关系,我跟黎仕禹关系特别好。


他手里有过千万的资金盘,但股市一般,他也略有惆怅,我的意思是喊他把资金挪到我们盘上来,我又不会坑他,他相信我。


他来山东考察。


他详细地查看了我的买卖记录,还有曲线图……


他说:“董,我跟你说个事,你要注意,这里面有虚拟资金。”


我说:“我知道,是用来活跃氛围的,虚拟账号之间交易,不与散户发生交易。”


他问:“你咋知道的?”


我说:“我当然知道了,老大是我铁哥们。”


他说:“股市也好,电子盘也罢,亲媳妇都不能相信,咋可能相信哥们呢?”


我问:“你不相信我?”


他说:“我相信你,但是我必须告诉你,虚拟资金是违法的,要坐牢的。”


我说:“坐牢也与我无关,我与公司没有任何瓜葛,我只是个推手而已。”


他问:“万一读者亏损了咋办?”


我说:“读者只会赚钱,不会亏钱的,因为我能拿到内部消息,也不是明确的内部消息,很模糊的,另外我有这么大的读者群体,我推荐哪个,哪个就涨,等于我把这群散户做成了庄家,吃的是别的散户。”


他说:“你要明白,最大的庄家,其实是电子盘。”


我说:“你多虑了。”


他说:“当虚拟资金参与具体买卖的时候,你考虑过风险吗?假如盘子一共有2个亿,但是盘子已经被虚拟资金给炒成了10个亿,大家一提现,盘子接着就崩了,结果是谁也拿不到钱。”


我说:“廖哥说过,虚拟资金只是起到了活跃氛围的作用,类似网络游戏里的僵尸帐号,纯粹是群众演员。”


他说:“你的专业知识还是太缺乏,小心为妙,我建议你退出,你现在一个月有多少佣金?”


我说:“我没有。”


他说:“跟我,不用说假话。”


我说:“10万左右。”


他问:“拿到手没?”


我说:“没有!”


他说:“偷偷地建议读者提现,你把佣金拿到手,把公司关门,安心写文章,别想这些蹊跷事,你相信我一次,如何?”


我说:“OK!”


口头上答应了他,我也开始建议大家离场,邮票价格接着就跌下来了,大家多数全身而退了……


寥哥连夜杀到了济南。


寥哥问:“你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哥哥哪里做的不好?”


我说:“我觉得自己有点浮躁,整天看着这么大的交易量,有种说不出来的害怕。”


寥哥说:“兄弟,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说:“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觉得我没有掌控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真的把你当恩人,现在你就是让我替你挡刀子,我也二话不说。”


寥哥问:“是不是有人给你吹风了?”


我说:“没有。”


寥哥说:“这样如何?我给你单独开辟一个盘,专门做红木,可以有实物交割的,这样不会出现虚拟资金,例如你买了2吨巴西花梨,你随时可以交割,行不?”


我问:“我单独运营,对吗?”


寥哥说:“要用我们的公司主体,公司提取部分手续费可以不?”


我说:“可以!”


寥哥说:“这样,你可以掌握整体风险了。”


我问:“我自己注册一家公司,去审批电子盘可以不?”


寥哥说:“手续需要国家发改委才能批到。”


我说:“我主要怕自己做的不好,给你丢人。”


寥哥说:“不至于!”


2011年5月份,我们在济南的大学同学小聚了一下,孙梅也去了,曾经的同桌,在济南一中教了五年书,辞职到一家贸易公司做文员,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我问:“到我公司上班吧?”


她说:“好。”


我问:“你期望月薪多少?”


她说:“5000,可以不?”


我说:“给你1万。”


她说:“我未必能胜任,你给我5000就行。”


我说:“也好,慢慢加。”


她问:“你现在主要做什么?搞得神神秘秘的。”


我说:“红木。”


她问:“在网上卖?”


我说:“差不多吧,一两句话说不清。”


她问:“我具体做什么?”


我说:“接待,行政,文员,可以不?公司其实就俩人,我和你。”


她说:“我每天中午必须回家,因为孩子要吃奶。”


我说:“可以,没问题,时间比较自由。”


我是真心想帮她,也的确想给她每个月发1万元,反正工资不是我出,是HN市公司出……


我带着孙梅专门去了一趟HN市,我只是想让她知道,这是一家有实力的公司,集红木家具、农业生态园于一体的大型实业公司。


孙梅很满意,最让她意外的是董事长对我这么尊敬,这是她真没想到的,当年的小董子咋这么有魅力了?


孙梅归寥哥直接管理,寥哥安排孙梅从网上下载文交所的一些交易明细和规则,修改为适用于红木的,然后寥哥再审查,再提交给相关部门审核。


红木分类上了。


需要先活跃氛围呀,寥哥给了孙梅一批虚拟账号,让她在虚拟账号之间自由交易,把市场活跃度做起来。


然后,我开始喊读者进去。


读者尝过甜头了,一窝蜂就进去了,而且大家坚信我是帮他们赚钱的,如果我想坑他们一把,上次咋可能会偷偷地劝他们离场呢?


让我单独做红木分类,我还是略有担心,生怕有什么阴谋,毕竟我进不了后台,万一虚拟资金参与交易呢?


我又去找了黎仕禹,我问他怎么从前台看到公司有没有捣鬼?


他说:“盘面价若是偏离了红木市场价,那么就说明盘面不正常了。”


我明白了。


红木盘开张,我带领着众读者进去了,短短一周,就进驻了2000多万的资金,我们在整个盘面上有绝对的主导力,从理论上讲,红木持续上涨是必然趋势,因为红木属于稀缺资源。


大家都在稳赚……


很巧,赵德发老师想写一本关于红木炒作的书,书名暂定《木老虎》,恰好我在做红木的电子盘,他就来找我采访,我带着他去福建、云南参观贸易商、加工商,当然也去了HN市,去参观寥哥的公司。


我的意思很明确:能否把我写到书里?让更多关注红木的人加入到我们的电子盘。


很多人都想投资红木,却望“木”兴叹,手里只有三万两万的资金,咋可能买得了红木呢?但是电子盘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寥哥也是这个意思,让我拿10万元给赵德发老师。


我跟寥哥专门跑到日照,去赵德发老师家里拜访,一方面是为了送礼,一方面是为了打探新书进展,有没有把我们写到书里?赵老师的读者群体是40岁以上的,社会的中流砥柱,有钱人,得到他们,就得到了资金,赵老师写我们,就是把信任转嫁给我们。


钱,赵老师不收,赵老师的观点很明确,写的是纪实文学,不能有商业色彩。


书进展如何呢?


赵老师说没有灵感了,写不下去了,准备放一放,先去写《双手合十》。


从日照回HN市,寥哥有些失望,我原本想让他在济南停留一天,主要是想问一下如何给我结算?我要的不是账面数据,我需要真金白银,账上我每个月有30万的手续费,可是我拿不到啊。


我想拿,但是又开不了口,毕竟寥哥对我有恩。


孙梅上班三个月,寥哥那边也没有给发工资,我表面上很牛B,其实我也没有钱,而且当时我还在做旅行,开着破捷达满世界跑……


我借了宋佳3万块钱,给了孙梅。


宋佳是我初中同学,中考时,我是第一,她是第二。


宋佳是山东政法学院的老师,老公是做牙科医院的,宋佳从读书的时候就很听我的话,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班长,她对我天生就有着敬畏心。


我问她借钱,她也没多问。


我让她直接给打到孙梅的卡上了。


2011年5月20日,我生日,那天电子盘成交尾数正好是520,我还专门截了个图,晒在了QQ空间……


宋佳也看到了。


宋佳说:“懂懂,我觉得你走偏了。”


我问:“为什么?”


她说:“那个数字绝非偶然,是有人故意做给你看的,你的背后还有操盘手。”


我说:“没有,这个盘是我自己的,所有的会员我都能看到,都是真实的,有11个账号,里面是虚拟资金,但只是它们之间彼此买卖,不影响大盘。”


她说:“你要告诉我实话,我帮你把控风险,你说你一个月30多万的利润,咋手里没有钱呢?”


我问:“你是嫌我问你借钱?”


她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说:“我让飞扬嫂子把钱打给你,我只是短时间周转不过来而已,我还有别的投资。”


她说:“我只是希望你别瞒着我,你现在背负着众多读者的信任,这个信任一旦坍塌,能压死你。”


我说:“你太不了解我的威力了,哪怕他们亏损成0了,也不会抱怨一句。”


她说:“他们会吃了你。”


我说:“你不了解他们对我的忠诚度。”


她说:“他们忠诚的是价值,不是你本人。”


我说:“我过生日,他们约好凌晨零点去回复,几乎是在1分钟内刷了1000多条评论,你不懂他们的忠诚度,就如同我喜欢纵贯线一样,是不需要理由的。”


她问:“万一他们的钱丢了,你能赔得起吗?”


我说:“赔不起。”


她说:“你要把前因后果都梳理给我听,我帮你把控风险。”


我说:“没有风险。”


她说:“咱山东出过N起类似的案子了,一旦涉及到群众投资,都是大事,我建议你要谨慎,因为所有人投资的理由不是因为这个电子盘,而是因为你,他们是认为投资给了你,你懂吗?他们并不知道寥国是谁,他们只知道懂懂。”


我说:“那是他们认为的,其实不是。”


她说:“法律在群众面前,会倾向于群众诉求的。”


我说:“红木持续上涨,咋可能有问题呢?除非平台发布公告,例如提升保证金之类的,会立刻影响大盘走势,否则一切都在我掌握中。”


她说:“我总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


我说:“女人天生多疑。”


她说:“小心虚拟资金,咱山东几个电子盘都出事了,电子盘运营公司多会设立虚拟资金跟散户对赌,他们是可以看到底牌的,很容易操纵牌局。”


我说:“不会的,我们2000万的资金,想拉多高就拉多高。”


她说:“我不懂,但是我还是劝你,别玩这些惊险的。”


我说:“我做的是阳光的、透明的平台,不弄虚作假。”


2011年6月19日,公司发布公告,调整保证金,从20%到30%,涨跌幅从5%调整到18%,开盘即暴跌,就在此时,有人大量的吃入,谁有这么大的资金量呢?


而且,盘面价格走势与红木的价格走势不成比例了。


我怀疑,真有虚拟资金进来了。


谁有这个能力操纵后台呢?


寥哥?


不会!他说过不干涉我们的这个盘子,若不是虚拟资金,那么一定是真金白银进来了,要跟我们对着干。


这个场面使我想起了《子夜》,我觉得肯定有人在操盘,寥哥被我首先排除了,那还有谁这么了解我的动态,而且又有这么大的资金实力呢?

黎仕禹!


我瞬间想到了他,没有3000万不可能如此任性的操纵,毕竟我们盘子小,他熟悉我,又有这个资金实力。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含沙射影地警告了他。


他貌似被我搞得云里雾里的。


我心想,真***阴险,同门师兄弟,难道是令狐冲、林平之?


2011年7月18日,盘面价格连续拉升,我觉得自己已经操纵不了整个局面了,电子盘的涨幅完全背离了红木价格曲线,整个电子盘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操纵着,我建议大家抓紧离场……


提现。


问题出现了,提现时系统故障。


我急忙打电话给寥哥,寥哥的答复是工商银行系统升级,一周后恢复正常。我又急忙安抚我的读者,让他们耐心等待,大不了我带着大家杀到HN市,讨回公道。其实自始至终,我一直都是站在读者这边的,我生怕他们亏了钱,我是怎么想的?一旦有什么闪失,我就带着大家去维权,毕竟人多、心齐,声势浩荡。


我对寥哥略有怀疑了,我给唐队打了个电话,让他帮我打听一些内幕消息。


一天后,唐队给我回了一个话:巨额亏空,还涉足了民间借贷!


如此判断,寥国应该把红木电子盘里的保证金已经挪用了,我脑袋一下子炸了。


这可咋办?


我要站在读者这边呀,组织大家去HN市要账,结果咋着?


寥哥那边贴了一个公告,大体意思是:山东区域分公司属于无照经营,与总公司不是从属关系,懂懂也不属于公司员工,副董事长头衔属于杜撰。


咦?


难道真的要坑我一把?


我给寥哥打电话。


寥哥说:“你先安抚好你的读者,别闹,我只是资金周转困难,但是我有土地,有实业,钱不会少了大家的。”


可是,场面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果然如宋佳所料,大家跑到我家来追债了,媳妇带着孩子躲到上海去了,父母躲到亲戚家去了,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门上也被喷上了还钱之类的字样……


我咋办?


找宋佳。


宋佳说:“你躲躲吧,躲的不是你的读者,而是别的,希望你能懂。”


我说:“知道了。”


她说:“找嘴严的人。”


我说:“有一个,在成都,我的铁杆女粉丝,对我百依百顺,还在读书,炒邮票我帮她赚了20多万,她不会出卖我的。”


她说:“关键时刻,不能相信任何人。”


我说:“钱,我可能短时间还不了你。”


她说:“我推测这个事崩盘了,整个盘子就是你们的2000万,但是他们使用了3000万的虚拟资金跟你们对赌,没想到你们突然离场了,导致没钱提现了,因为钱早被挪用了,如果2000万就是你们这些读者在玩,那么最终就是读者之间有赚有赔,你是稳赚不赔,赚手续费,假如有虚拟资金进来,那么他们就是用空资金换你们的真金白银,最终把你们的真钱全换成假的了。”


我说:“原来,一步一步都是圈套。”


她说:“你走吧,类似的案件在山东最终就是不了了之,只要把钱还上就行了,因为经济类的案子多属新型犯罪,法律滞后。”


我问:“我有多大的法律风险?”


她说:“要看怎么定性你的身份,如果定性你是公司高管,那么问题就大了,如果你只是代理商,那就没啥问题。”


读者去石家庄,去北京,打着横幅,声势浩大。


导致整个事件升级了……


2011年10月4日,寥哥自首了,自首就可以掌握主动权,他认为红木盘是我一手策划的,只是租用了他们的平台而已。


巨额亏损是怎么来的呢?


一方面,他的民间借贷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


一方面,他伙同孙强使用了虚拟资金操作邮票和红木,试图把散户的钱全部给洗出来,结果我们在发现苗头慌忙跳出的时候,资金池里已经没钱了,从而引发了群体事件。


这么一想,突然觉得寥国原来是下了一盘大棋,他认识我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巨额亏损了,他是试图让我把读者吸引到大盘里,他再使用他的吸星大法,把钱洗到自己口袋里,从而填补窟窿,电子盘只是融资的方式而已,因为大家拿的是真金白银,但是资金都沉淀在池子里,寥国是可以随时挪用这些资金的,若是游戏一直玩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破绽,除非出现集体提现,如果寥国不跟孙强使用虚拟资金做空,我们也不会集体提现,是寥国太急了,他不甘心只是挪用资金,他想把资金全部吞掉,所以他给我的内部消息表面是利我的,其实是利孙强的,我们这边抛,孙强那边吃,等我们得到消息去吃时,孙强在那边抛……


这个游戏,其实可以一直演下去,前提是我要装傻,要配合,而我生怕读者掉到坑里去了,急忙通知他们提现,才导致了这一切。


(剧透一下:大结局的时候,我跟寥国见过面,我问他是不是一开始就想骗我?他说从来没想骗过我,只是想借助我的读者资源填补资金窟窿,给他争取一到两年的喘息时间,因为他窟窿实在太大了,公司早晚都会死,只是早死晚死的事,但是他不甘心,想试一把。他说的,我真信,我还是相信我们俩是有真感情的。)


出事后,我一直躲在成都,也不住酒店,也不出门,偶尔上网,但是不登陆QQ,不用手机,不联系任何人。


2012年元旦,我突然想儿子了,毕竟一周岁了,想给媳妇发个信息,我登陆了QQ,发现也没啥啊?原来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早上出去买饭,被抓到了。


其实,我蛮平静的,感觉石头落地了。


我的想法貌似有些天真?我去说明情况,前因后果说明白,应该就可以回家了,至少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整天做梦被抓,比被抓到还难受。


抓到了,反而觉得安稳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我特别想儿子。


女朋友也被抓了,但是当天就让她回去了,毕竟是个学生,影响不好,而且她的确不知情,只是盲目崇拜而已。


姑娘叫古月青,真名。


HN市警方过来提审的时候,我见过古月青,她哭得特别伤心,一直在说:我等你,我等你!


古月青是被喊来做笔录的,主要是想了解她是不是窝藏罪。


其实,她还真的不知情,啥都不知道,只是知道这是自己的偶像,蜗居在学校旁边的出租房里,仅此而已。


我们坐火车回HN市,心里很轻松,其实,警察未必跟犯人是敌人,关键是犯人未必是犯人啊?一路上,我们也是有说有笑,我问他们会不会因公出差的时候顺便旅游?


也会!


带队的警察50多岁了,他说自己只是没去过拉萨,其它地方都去过。


原本,拉萨也是有机会去的,但是队里派别人去的,没让他去。


晚上,我要上厕所,他们就陪我去,我这个人比较害羞,生怕被别人看到手铐,于是我总是拿衣服挡着,他们也允许,我们相处的蛮融洽的。


到了HN市,凌晨了。
未命名_副本.gif 店铺二维码.png

店铺二维码.png
未命名_副本.gi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六靖清湾石窝论坛声明◆◇

本论坛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相抵触的言论!

论坛原创内容,作者拥有版权,本论坛拥有展示权,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如果忘记密码可以通过邮箱或者联系管理员找回,填写邮箱时请填写常用的邮箱!

所有个人发表的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与本论坛立场无关,如发现有侵权行为,请与联系我们, 我们将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向所有持版权者致最深歉意!

Powered by 六靖清湾石窝论坛©2009-2016 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联系QQ:1379450308 六靖清湾石窝论坛群唯一一个合法群(194490155)

警警 广西网络报警请点击广西网警ICP备案号(45090602000013) 广西网警ICP备案 察察

QQ|小黑屋|Archiver(无图版)|六靖论坛-清湾论坛-石窝论坛 ( 桂ICP备09009887号

GMT+8, 2017-12-11 08:26 , Processed in 1.421884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